• <wbr id="thq2i"><input id="thq2i"><big id="thq2i"></big></input></wbr>
  • <track id="thq2i"><input id="thq2i"><acronym id="thq2i"></acronym></input></track>

    <video id="thq2i"></video>

    <video id="thq2i"><input id="thq2i"><acronym id="thq2i"></acronym></input></video>
    <video id="thq2i"><input id="thq2i"></input></video>
  • 歡迎來到日本小春精選,了解日本先從@日本生活基礎課程開始!
    歡迎 歡迎     登錄 | 注冊      消息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文章謠言粉碎機(ZT)中國游客日本爆買被宰,是上了XX人的賊船

    (ZT)中國游客日本爆買被宰,是上了XX人的賊船

    球球 發表于 2016-05-05 16:48:00
    五一剛過,有媒體爆出,在日本免稅店里瘋狂購物的中國游客又被宰了,隨即炮轟日本免稅店黑心暴利,似乎在“日本留學生上海喝了一口天價茶”新聞之后,扳回了一城。但不同的是,這回痛宰中國人的可能是自己的同胞。
    日本黑心免稅店,多為中國人開設,專向觀光游客開放,并非正規“免稅(duty-free)店”。赴日旅行團被宰,也得先搞清楚是在幫誰數錢。
    日本免稅店分為兩種,機場、港口常見的免稅店是免關稅(duty-free),免除了直接帶出國外使用的商品的關稅。而在市區的免消費稅(tax-free)店中,外國游客只要出示護照,證明自己在日本居住不滿半年、或在日本之外生活超過兩年,就可以享受免除商品中消費稅的優惠。
    日本首個免稅系統是在二戰后建立的。二戰后,日美簽訂《地位協定》,其中包括免除駐日美軍的商品稅、通行稅、電氣稅、油稅等。此后,才發展成為面向國外觀光客的免稅政策。2014年日本消費稅增至8%,而免稅店則為外國游客帶來了絕對的價格優惠。


    在日本開設這種“免稅店”的門檻并不高,普通商家向稅務部門申請,就可以給外國游客提供“免稅服務”,目前全日本已有超過一萬家商店提供“免稅服務”。
    在日本并不存在所謂“國營免稅店”,中國游客遭遇的“黑心免稅店”主要集中在東京、大阪等熱門旅游城市,由來自中國港澳臺地區、大陸、韓國以及在日華僑華人,以合作、合資等方式開設,并專門針對中國來的低價旅游團,采取不正當營銷手段。
    媒體曝光的東京新宿的兩家免稅店A&S(Alexander&Sun)和JTC,正是中國旅行團勾結免稅店、痛宰游客的典型代表。
    A&S免稅店前身叫做“鉆石免稅店”,曾被爆出其逃稅丑聞。據日本共同社報道,2012年2月8日,東京地方檢察廳特搜部以涉嫌違反《企業所得稅法》為由,起訴了東京都新宿區“鉆石免稅店”的美國籍經營者鄒積人、其父臺灣人鄒本善。鄒本善在福岡縣經營一家同名但獨立結算的免稅店,兩家店也作為企業法人被起訴。起訴書稱,鄒積人通過增報費用等方式隱瞞了2009財年的約3.17億日元(約合人民幣2472.6萬元)收入,逃稅9500萬日元。其父鄒本善則涉嫌隱瞞2007年所得約1.3億日元,逃稅3900萬日元。據特搜部介紹,兩家店鋪所屬的“鉆石免稅店”集團主要向來自中國大陸等地游客銷售免稅商品。2013年,卷土重來的鄒本善將“鉆石免稅店”更名為“A&S免稅店”,繼續接待來自中國大陸的游客。
    中國導游忽悠游客以5倍高價買保健品,而被他們大肆吹捧的“神藥”,在日本保健品的分類中,是門檻最低的一種。
    據媒體曝光,中國游客在A&S購買了大量日本生產的保健品,同樣來自中國的導購告訴他們,這些保健品在日本非常流行,并現身說法其功效顯著。出于對異鄉同胞和日本制造的無條件信任,他們義無反顧地買下了“神藥”。


    A&S免稅店向中國游客兜售的高價保健品,“第一酵素”、“納豆精”等固然是日本制造,也確實是合格產品,但屬于A&S從小工廠定制的“高端產品”。以酵素產品為例,日本市場上普通的酵素產品通常從1千日元到4千日元不等,而A&S免稅店售賣的“第一酵素”200g標價23000日元。其銷售商“第一藥品”與日本著名醫藥工廠“第一制藥”僅一字之差,生產商日本酵素株式會社(NIHON KOSO CO)比正規酵素公司日本酵素藥品株式會社(NIHON KOHSO YAKUHIN CO)的羅馬音也僅少了一個“h”,而A&S免稅店則是這一特殊定制酵素產品唯一的銷售渠道。
    其次,中國游客最終愿意掏錢,還是相信了導游“價格高療效好”的說辭,但在日本,保健食品壓根兒不屬于藥品,即使是門檻最高的“特定保健用食品”,也需要外包裝上標明“不屬于藥品”。而且根據日本《藥事法》,嚴禁銷售保健品時,暗示有治病功效。商品外殼上標注的“藥局專賣”,也并非中國人理解的“只有藥店才能賣的藥品”。日本普通藥店不僅銷售常規藥品,同樣銷售保健機能食品。

    日本藥局或商店里的保健機能食品包括三種特定保健用食品、營養機能食品和健康食品,采取不同的審批許可方式和分類監督管理的模式。第一類特定保健用食品的審核最為嚴格,需要經過厚生勞動省的個別許可,需要動物或人體實驗報告為佐證,在食品的外包裝上也會清楚標明成份及功效,例如抗衰老食品、抗腫瘤食品等。第二類營養機能食品需在包裝的醒目位置明確標示所屬種類,甚至還要注明沒有夠上厚生勞動省的“特保食品”級別。
    而任何標志也沒有的“第一酵素”只屬于第三類健康食品,是指從天然原材料中提取加工成的健康食物,只作為可能有益于健康的普通食品銷售。這類食品的定價流程與普通食品一樣,屬于自由銷售的商品。對日本商品行情一無所知的游客,在中國導游和導購的熱情欺騙下,瞬間掉入陷阱。
    免稅店和中國旅行社共同從中國游客身上騙取暴利,由已成為中國低價旅行團默認的行業潛規則。
    組織游客去免稅店購物,是中國低價旅行團盈利的主要方。其中中國導游從中獲取25%的回扣,旅行社獲25%,免稅店留下50%利潤。
    旅行社為鼓動游客買買買,也是想盡辦法。在設置行程時,故意縮短商場的停留時間。無知的游客趕著時間一擁而上,常出現“爆買”盛況。“爆買”一詞也成為2015年日本最流行詞匯之一。在旅行團一掃而空之后,此類免稅店往往門可羅雀,甚至采取旅行團預約在開門,平時索性關門歇業。


    其次,帶領旅行團爆買的中國導游,大多是無證操作,根本沒有導游資格。日本有著非常完備的導游管理制度及《翻譯導游法》。其中,《翻譯導游法》中明確規定,在日本從事翻譯導游、并獲取報酬的人員,必須通過日本國際觀光振興會的業務資格考試,獲取翻譯導游資格證書,并嚴禁導游收取景點、商店的回扣。2005年日本國會修訂了新的《翻譯導游法》中規定,外國人同樣可以通過考試獲得該證。
    中國旅行團如果要聘請擁有正規翻譯導游證的日本地接,要他冒著違法的風險配合貓膩行為,成本太高。旅行團干脆直接雇用來自中國的無證導游。2012年,NHK在日本皇宮前臨時抽取了20名帶中國旅行團的導游,發現僅有1人有“翻譯導游資格證”,其他大多屬于旅游簽證臨時滯留日本的“黑工”,其中一名來自中國的導游,滯留日本三個月收入達300萬日元。


    不僅中國導游參與忽悠,還有免稅店里來自中國的銷售員。本次媒體曝光的另一家JTC免稅店由韓國人具哲謨開設。該店的官方網站上,明確標明主要面向來自中國、韓國和東南亞的游客,還為此雇傭了大量來自游客家鄉的銷售員。臺灣招聘網站104人力銀行上顯示,JTC免稅店在五一節假日期間,緊急招聘60名銷售員,要求精通中文,略懂日語即可。
    為提高銷量,來自中國的導游和銷售人員大肆吹噓健康食品的功效,不僅違反日本《藥事法》,同樣欺騙同胞,自己賺得盆體滿缽。
    據彭博社調查,在日本各大商場里掃貨的,并非中國最富有的階層,中等收入群體居多。他們帶著對國貨的普遍焦慮和不信任,在同胞的帶領下,在中國導購員親切的忽悠里,大方地掏出了自己的銀行卡。


    推薦閱讀
    你的回應
    你的回復
    台湾妹子中文娱乐网